im电竞
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聚焦 > 内容
新闻中心 / news
快捷窗口
媒体聚焦
聚焦.百年宽仁|第9期 倾一世执着,只为医路无悔 ——记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陈复仁教授
发布时间:2021-02-01 10:38:03  来源:上游新闻

[聚焦·百年宽仁]开栏语:

一座医院的历史,写在院志上是一段浓缩的文字,奉献给祖国的是闪烁光芒的医学明珠,载入史册的是永远铭记的丰碑。

百年宽仁,横跨世纪,穿越硝烟,历经洗礼。128年的岁月,沉淀着每一位宽仁人的努力与奋斗,镌刻了医院发展的风雨兼程。当我们抚摸历史沧桑,追忆杏林春秋,一位位医学泰斗闪耀时空,一段段动人心魄的医学传奇跃然眼前。

上游新闻开设《聚焦·百年宽仁》专栏,与大家一起追忆医学传奇人物,追寻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“百年宽仁”的历史足迹,传承弘扬“西迁精神”。

“哪里需要医生,我就到哪里去。”为了这个承诺,60年前,陈复仁溯江而上,从大上海到重庆,用生命去奏响医学的交响曲。为了这个承诺,他扎根重庆,从重医附一院到重医附二院,从一名普通医生到著名教授,他精益求精、一丝不苟,把毕生心血献给了神经外科事业,也影响了一代代年轻医者,继续绽放芳华。

人物名片》》

陈复仁 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

生于1927年12月,福建福州人。九三学社社员。1955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。1958年转至重庆医科大学任职,先后在附属第一医院、第二医院任助教、主治医师、讲师、副教授、主任医师、教授、硕士生导师,神经外科及神经外科学教研室副主任、主任等职。在学科界,曾任中华医学会四川省神经外科分会委员,重庆市创伤学会委员,《中华创伤杂志》、《脑电图学与神经系统疾病》等杂志编委。

在42年的从医生涯中,密切关注国内外神经外科学的发展趋势,吸收最新的科技成就用于临床实际,在西南地区神经外科学界率先开展了多项新技术,临床治疗中取得了多项突破性的进展。其中脑定向手术、三叉神经半月节注射甘油、微血管减压以及周围神经束间吻合等手术均为重庆首例,对重庆市神经外科手术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。

还曾参加全市神经外科疑难病例讨论会,在西南地区多家医院协助手术工作,翻译的医学文摘发表的已有数百篇,并参与翻译著作《心血管疾病》,参与编著《神经系统疾病临床剖析》。1959年被评为重庆市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,1986年获得四川省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。

心无旁骛

扎根重庆当医生

日前,在重庆袁家岗陈复仁的家中,93岁的他回忆起那些难忘的从医生涯时,双眼深邃,心起涟漪。

1927年,陈复仁出生在福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因家里条件不好,特别羡慕找到了固定职业,尤其是当医生的亲朋好友,于是,学医的理想就此萌芽。

拼尽全力努力学习,1950年,陈复仁考上了梦寐以求的中国医科大学,此生,开始与医学结缘。“不用交书学费,吃饭都不用交钱,还能当医生治病救人,真是一举三得。”他坦言道。

6年大学生涯,心无旁骛的陈复仁,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到了学习中。1956年6月,大学毕业的陈复仁分配到了上海中山医院,如愿当了一名外科医生。

早在1955年,为支援大西南建设,遵照中央关于沿海工厂学校内迁的指示,上海第一医学院将分迁至重庆,建立重庆医学院。1955年4月至1960年7月,上医共向重医调派教师、医师等各类人才400多名。

“哪里需要医生,我就到哪里去。”1958年8月,年轻未婚的陈复仁接到组织动员通知,没有丝毫顾虑,果断地服从了领导的分配和安排。

告别了繁华的上海,在溯江而上的轮船度过了1个多星期后,陈复仁终于和同事们到了重庆。坐着有轨电车,看到还没有建设完善的重庆医学院,周围全是农田,成熟稳重的他仍满腔热血。

没有水,一天只有一盆生活用水,那就节约着用;没有电,那就买个空气电磁灯,以便看书学习;没有吃的,就趁空闲时间种点胡萝卜,可以解馋;蚊子多,那就想各种办法与之战斗;重庆人的麻辣口味不合胃口,那就慢慢适应……

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智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。”做好了扎根重庆的陈复仁,环境、生活等种种困难在他这里都不是问题。

毕生追求

衣带渐宽终不悔

陈复仁(第三排左9)

“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”。为了当好一名医生,陈复仁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学校和附一院紧张的创建中。

1959年,有一天,从医生办公室经过病房的时候,细心的陈复仁看到一位正在输血的病人突发寒颤、脸色苍白,担心病人发生了严重的输血副反应,他立马跑过去夹住输血管,停止输血。“幸亏我及时发现了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陈复仁说,这件事情让他铭记终身,医学本就是一门很严谨的学科,医护人员来不得半点马虎。

因为做事认真负责,同年,陈复仁获得了“重庆市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”的荣誉,而且许多老专家教授抢着要他这颗“新星”。首先,他被要到了胸心外科,后又被要到了神经外科。“哪里需要我,我就要哪里去。”服从组织安排的陈复仁,一直坚守着这个承诺。

陈复仁(第1排左3)参加颅脑外伤学习班

神外手术以精细著称,术中要特别重视细节。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对于病人来说,手术细节关系到他们术后的生活质量。为了提高业务能力,陈复仁除了在临床中多积累掌握外,还自费买了不少书来学习。

“当时解放碑有一个外文书店,那里一出了有关神经外科的新书,他就必买。”妻子叶之美回忆道。

陈复仁和妻子叶之美

叶之美是和陈复仁同年从上医来到重医的,同为医生,妻子眼里的陈复仁还很“拼”。有一年,一位颅内肿瘤患者需要手术,但肿瘤跨了颅中窝、颅后窝两个区域。因肿瘤位置深,质地很“韧”,再加上周围都是重要神经血管,他只能一片一片地刮除肿瘤。

手术从早上做到下午,肿瘤还没切到一半。这时,有医护人员建议,“能否把手术分两次做?”陈复仁斩钉截铁回复,“不行!这会让病人多受一份痛苦,多遭一次罪。”于是,他让手术台上的其他医生、护士都换了班,唯独他和助手两个坚持了下来,中途只喝了一点糖水补充能量。深夜11点多,肿瘤切除干净,这台做了14个小时的手术终于成功结束。

随着临床诊治经验越来越丰富,陈复仁得到了业内一致的认可。当时,他经常被派到重庆周边各地去救治脑外伤等病人。

有一年除夕早上,陈复仁接到紧急通知,正在修建的襄渝铁路上一位民工因脑外伤需要紧急救治。那时没有导航,路况不好,开车到四川渠县那边都要一两天。“好,我们马上出发!”来不及多想,他立即前往。谁知,因各种阴差阳错,司机走错了路,汽车又半路抛锚,结果他们被困车上一晚上,又冷又饿,直到大年初一下午才赶回家。

“时间就是生命,只要有病人需要救治,不管医生在哪里,在干什么,都应立即赶去。”虽然事已过去30多年,但有着医者仁心的陈复仁还是和当初同样的想法。

精益求精

影响一代代神外医生

1983年,为适应重医附二院外科学科的发展和教学的需要,解决病人看病需求,就调派已是国内知名的神经外科专家陈复仁,负责筹建神经外科。

“当时过来的时候,神经外科真的是什么都没有,没有病床,没有重症监护室,没有CT、MRI、DSA等现代化影像设备,真是‘光杆司令’。”虽然组建科室困难重重,但陈复仁没有退缩。

申请医生、病床,开门诊接收病人……“哪里有困难就解决哪里。”经过两年的筹建,1985年4月,神经外科正式成立,陈复仁担任主任,医生有张清忠、张新民、凌平和程远,病床10张。

科室成立初期陈复仁(右5)和同事合影

“看到神经外科在我手中,从无到有创建起来,我特别开心。”陈复仁说,但他也感到任重而道远。因为神经外科要担负重庆医学院二系本科神经外科的大课教学、见习和实习任务,还要担负主城区渝中半岛的颅脑外伤、高血压脑出血、颅内感染性疾病等疾病的救治任务。

有压力就有动力。那时候,因检查设备落后,对于病人的病情诊断,就得依靠临床医生根据病人的神经系统体征来进行。其实,这非常考验一个神经外科临床医生的基本功,需要对病人进行从头到脚的检查,比如,通过眼球瞳孔变化,刺激肢体反应等,来初步判断病人颅内病变在左还是右,有无肺部感染,胸部有无骨折,腹部损伤等。

对于年轻医生来说,这项检查可能需要半小时,但临床经验丰富的陈复仁3~5分钟就能准确无误地找到问题。为了让年轻医生熟练掌握这个基本技能,学到“真本事”,他一般先让年轻医生对病人查体,然后他再复查。

“但精益求精的陈主任在临床上要求非常严格,他绝不允许漏查的情况发生。”65岁的重医附二院神经外科教授张宣文回忆道,当时他们年轻医生一有空闲时间,就呆在病房为病人查体,和病人交流,医患关系也特别好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越来越多的年轻医生在陈复仁的带领下,逐渐掌握了脑胶质瘤、脑膜瘤、听神经瘤以及脊髓肿瘤、周围神经病等常见病、多发病的诊断、手术与治疗,以及经股动脉插管全脑血管造影技术,这为科室建设、发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。

“陈主任那一辈西迁过来的老教授,真的影响了我们及后来一代代年轻医者的价值追求和人生走向。”张宣文说。

不忘初心

神外事业后继有人

陈复仁(左4)参加全国神经外科学术会议

在陈复仁带领下,神经外科进入良性轨道,1988年,获得医学硕士授予点,同年首次招收神经外科硕士研究生。

“除了不允许我们为病人查体时发生漏查,陈老师还不允许我们在病例中出现错别字。”重医附二院神经外科教授程远就是陈复仁招的第一位研究生,“他不仅对技术精益求精,而且对工作兢兢业业。”

神经外科病人病情危急,尤其是手术后病人,需要经验丰富的医生及时处理,科室刚成立那一年,陈复仁就吃住在病房,直至科室医生在他的带领下,逐渐业务熟练,他才回家休息。但一碰到晚上有急诊或术后危急病人,他又立马叫出租车飞奔医院。

注重基础理论与临床实践相结合,是陈复仁在工作中一直强调的。20世纪80年代,他根据重医附二院地处城市中心及收治病人的特点,率先在四川省开展“小骨窗治疗高血压脑出血”的微创手术,发表文章数篇,在社会上取得了较大的反响。“这在当时算是全国最早开展相关研究的。”程远回忆。

此外,陈复仁开展的科研项目“一种新方法治疗高血压脑出血”获得四川省卫生厅科研项目资助,并逐步在重庆市周边区县得以推广和应用。

就这样,团结一致、努力工作,1991年,神经外科床位已扩展到16张。1995年,张清忠担任第二任主任;1998年,程远担任第三任主任。看着年轻一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陈复仁放心交出了接力棒。

“我的使命算正式完成了。”陈复仁寄语道,如今神经外科学发展迅猛,希望新时代的医学者们在第四任主任谢宗义的带领下,不忘苦练基本功,并大胆创新,这样才能完成新的使命,让患者接受更好的医疗服务。

科室链接》》

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外科

是国家博士、硕士学位授权点,国家药物临床试验基地,长江上游神经外科专科联盟副理事单位、中国神经调控联盟理事单位、脑缺血外科治疗西部协作组成员单位。由著名神经外科专家陈复仁教授组建于80年代初,经过近40年的不懈努力,现已发展成为装备现代化、技术精良的现代微侵袭神经外科中心。具备显微神经外科、神经内镜、神经介入、立体定向功能神经外科等先进设备与技术,在脑血管疾病、颅内肿瘤和功能神经疾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年手术量超过1500台。学科技术力量雄厚,医疗、教学、科研总体实力处于国内先进水平,为西南地区重要神经外科医师培养基地。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医院科技量值(STEM)排名中,科室位居专科排行榜第44名。

科室人才梯队和专业结构合理,全科现有医护人员60名,其中正高职称6名,副高职称3名,博士生导师1名、硕士生导师8名。有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1人,重庆市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人,重庆市中青年医学高端人才2人。学科带头人程远教授在业内有较大影响力,为重庆市高级职称评审专家。科室已培养博士、硕士100多名,每年招收规范化培训住培学员5~6名,现已培养10余名住培医师。

科室分为渝中院区和江南院区,目前编制床位101张,实行“一院两区”同质化管理,以确保病人在任何一个院区都能得到相同的治疗和护理。

科室分脑血管疾病、颅内肿瘤、脊髓脊柱疾病与功能神经疾病4个亚专业。常规使用显微镜、神经内镜、显微镜与内镜辅助、神经电生理监测下的显微神经外科手术治疗、介入放射治疗及立体定向手术等与国际同步的最新手术方法,进一步提高了手术质量和治疗效果。

im电竞渝中院区地址:中国重庆市渝中区临江路74号

院办公室:023-63832133(上班时间)

院总值班:023-63693024(下班时间及节假日)

导医台:023-63693138(上班时间)

急救部:023-63693003

江南院区地址:中国重庆市南岸区茶园B区江南新城天文大道288号

院办公室:023-62887133(上班时间)

im电竞院总值班:023-62887024(下班时间及节假日)

导医台:023-62887101(上班时间)

im电竞急救部:023-62887109

版权所有: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

Copyright @ 2016-2019 SAHCQM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